菏泽刑事辩护律师

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该如何理解?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死刑专题

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该如何理解?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6/12 14:00:00
文章导读: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该如何理解?任何犯罪行为都是详细的,在确定了详细的罪名后,犯罪情节的轻重便是对犯罪行为人
关键词: 杀人罪,该如何,较轻,情节

     

  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该如何理解?  任何犯罪行为都是详细的,在确定了详细的罪名后,犯罪情节的轻重便是对犯罪行为人施以刑罚的最重要依据。

     以故意杀人罪为例,我国《刑法》第232条划定“故意杀人的,正法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可见,固然同样是故意杀人,可能因为考虑到详细情节的不同,可能会被判处差异较大的刑罚。

     按照《刑法》该条划定,假如是情节较轻,可能会被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徒刑”。

     如何理解这里的“情节较轻”呢?因为司法实践中法律还没有非常详细和明确的划定,一般由详细办案职员根据案件本身情况予以灵活把握。

     本文主要从被害人过错角度,谈一下对故意杀人案中“情节较轻”的熟悉。

       一,司法实践中对故意杀人案中“情节较轻”的一般熟悉。

     对刑事犯罪,最轻易让人想到的从轻或减轻量刑情节是“自首”和“重大立功表现”。

     但在故意杀人案中,这些都不属于犯罪“情节较轻”的范畴。

     在一般司法职员的眼中,故意杀人案中的“情节较轻”,无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一)存在犯罪未遂的情形。

     指在故意杀人案件中,因为犯罪分子意志外的原因使杀人行为没有得逞,尚没有造成严峻后果的情形。

     法律依据是《刑法》第二十三条划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因为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二)存在犯罪中止的情形。

     指在故意杀人案中,因为犯罪分子自身意志的原因(如良心发现,出于对被害人的怜悯或畏惧法律制裁等)而自动抛却犯罪或防止更严峻犯罪结果发生的情形。

     法律依据是《刑法》第二十四条划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抛却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

     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

     当然对于中止犯,原则上只在已经造成一定的犯罪后果的情况下(如被害人受到了肉体或精神上的损害)才追究其刑事责任。

       (三)共同犯罪中的从犯或胁从犯。

     指故意杀人案件有多人实施,在共同实施犯罪行为中,被胁迫介入杀人或在杀人行为中起次要作用的情形。

     法律依据是《刑法》第二十七条划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刑法》第二十八条划定“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四)存在特殊犯罪主体时的情形。

     指精神病人或盲聋哑等残疾人因为存在某些先天性的缺陷,控制和辨认自己能力差,在特殊前提下而实施杀人的情形。

     法律依据是我国《刑法》第十八条划定“…… 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

     《刑法》第十九条划定“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五)存在防卫过当时的情形。

     指合法防卫超过必要限度而故意将不法侵害者杀死的情形。

     法律依据是我国《刑法》第二十条划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入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合法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合法防卫显著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司法实践中,在故意杀人案中,存在上述情形时,司法职员据其认定“情节较轻”是准确,也是有法律依据的。

     但是上述情形,除了防卫过当外,都没有从被害人过错角度往考虑犯罪“情节较轻”,这无疑是我国刑事立法的一大缺陷。

     笔者认为: 故意杀人案中,在存在以下两种特殊情形,被害人具有显著过错时,亦应当按犯罪“情节较轻”入行处理。

       。

       二,认定与处理两种特殊情况的故意杀人罪  在故意杀人案中,与被害人过错相关的两种情形是激情杀人和义愤杀人。

     下面就这两种特殊情况的故意杀人做一下分析。

       (一)激情杀人。

     我国刑法中没有划定作甚“激情杀人”,但这类杀人却常常泛起在司法实践中。

     详细地讲,激情杀人是指行为人因被害人的严峻过错而受到强烈精神刺激,激情之下将被害人杀死。

     它有下列几个特征:   1,被害人的严峻过错致使行为人产生激情。

      作为行为人而言,不存在过错。

     而被害人则对行为人实施了各种侵权行为,即被害人的过错存在,才导致了行为人产生杀人的激情。

     实践中下列情况,都可认定为被害人的过错行为: (1)被害人暴力攻击行为人,使其产生很大的痛苦,但被害人的暴力攻击不是行为人挑起的;(2)被害人的近支属受到暴力攻击,使目睹此种情况的行为人不能忍受而产生激情的,如甲见乙正在殴打甲的妻子,便上前制止,乙不听劝阻,反而更加凶猛地殴打甲妻,甲激情顿生,寻尖刀刺杀乙;(3)被害人与行为人的配偶正在通奸时,被行为人发现后,一怒之下杀死被害人的;(4)行为人听到足以使其产生激情的言词后,愤怒之下杀死他人的,这里单纯地诽谤,谩骂不能认定使人产生激情的原因,而是正凡人得知信息反映的事实后产生了愤怒,并且这种事实中行为人的权益受到了严峻的侵犯。

     如甲听到其父被乙无端打伤,便产生杀死乙的激情。

       2,行为人在激情支配下,当时杀死被害人。

     行为人产生激情后,立刻实施杀人行为。

     假如被害人实施了侵权行为人利益后,行为人一时产生激情,但行为人又因种种因素而使激情平静下来,假如这种情况下行为人再往杀死被害人,则不属于激情杀人。

       因为激情杀人是行为人主观杀人的意图支配下实施的杀人行为,因此,行为人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但行为人的激情杀人是因被害人方面的严峻过错并受到强烈刺激后实施了杀人行为,因此,应在量刑时考虑“被害人严峻过错”的因素,对激情杀人的行为人按情节较轻予以处罚。

     例如,被告人张某与其妻于某从山上拉草归家后,李某,何某找上门来,以索要电费为由,找张某妻子谈话,并提出张某妻子曾说过他二人的“坏”话,要求她赔礼报歉,遭到张某妻子的拒尽后,李某,何某便对其大打出手,二人将张某妻子倚在墙角处殴打其头部,胸部,张某见状,便往找其弟来拉架,待返归屋后,见李某,何某仍在狠打于某,顿时火冒三丈,遂从外屋缸内抽出一把尖刀,向里屋的李某,何某奔往,李,何二人见状,遂放开于某,朝张某扑来,张某在与李某,何某厮打中将何某捅死。

     案发后,某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以张某犯有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后省法院在复核时,发现此案应属“情节较轻”,量刑畸重,遂发还原审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告申庭重新开庭审理此案,经审理,以为张某的行为是在其妻被殴打,身心健康受到损害的情况下,因激情而实施的,被害人在这里有显著的过错行为,故对张某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笔者以为,这种判决是准确的,它既考虑了行为人的杀人行为的危害性,又体现了被害人的严峻过错。

       (二)义愤杀人。

     我国刑法也没有直接划定什么属于“义愤杀人”,司法实践中一般指行为人受被害人的虐待,欺侮或迫害,因不能忍受而被迫实施故意杀人的行为。

     义愤杀人具有下列特征:   1,行为人受被害人的虐待,欺侮,迫害。

     这是行为人产生义愤的条件。

     所谓“义愤”,是指基于正义,伦理道德而产生的愤怒。

       2,行为人无法忍受被害人的虐待,欺侮,迫害。

     这里的欺侮,迫害,虐待行为是较为严峻的行为,情节较轻的,行为人实施杀人的,不属于义愤杀人。

       3,行为人为挣脱所受的虐待,欺侮,迫害而杀人。

     被害人的虐待,欺侮,迫害在一段时间内是连续的,行为人无法忍受而欲挣脱所受的虐待,欺侮或迫害,不得已实施了杀人行为。

     假如所受的虐待,欺侮或迫害已休止,行为人出于报复而杀人的,不属于义愤杀人。

       义愤杀人的,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但被害人实施的虐待,迫害行为,是法律所禁止的,也是致使行为人实施杀人的诱因,因此,量刑时应充分地考虑这些因素,按“情节较轻”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例如,甲,乙二人生有一子丙,丙长大成人后,横行乡里,对甲,乙二人不绝赡养义务,而且施以打骂,冻饿等虐待行为,甲,乙二人忍气吞声,曾往派出所报案,丙被拘留旬日后归到家中,变本加厉地虐待甲,乙,甲,乙二人其实无法忍受,只好商议于夜晚勒死丙,夜晚,丙酒后醋睡,甲,乙二人用绳子将丙勒死后,投案自首。

     后经某县人民法院以甲,乙二人犯有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笔者以为,法院的判决是公道正当的,体现了法律的公正性,是准确的判决。

       三,对因被害人过错而导致的杀人按“情节较轻”处理的理论依据  从道义上讲,“害人者,终害己”,“多行不义必自毙”。

     由于按照传统的道德理念,凡事必有因果,善恶皆有报。

     在被害人具有重大过错的杀人案中,恰是因为被害人恶行或不义之举首先激怒或惹恼了行为人,所以才引来了行为人“以恶制恶”的极端报复。

     这种道义上的平衡,可以从我们每个人在小说或影视中,当望到无赖,贪官,反革命或刽子手被人杀死时所产生的快感中能够得到证明。

     也就是说,实施恶行的人被杀死固然是法律所禁止的,但是在道义上却能够得到大家一定的同情和支持;这种道义上的平衡无疑也会减轻或降低行为人主观上的罪责。

     所以,行为人假如杀死的是存在重大过错的被害人,在对其量刑时按“情节较轻”处理合乎情理。

       从法理上讲,对他人生命的非法剥夺是最大的侵权行为。

     在侵权行为中,法律上也必需讲究侵权人和被侵权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对这种利益上的平衡,我们称之为“过错相抵”,即被侵权人的过错与侵权人的过错能够入行相互抵销或抵减,通过对被侵权人与侵权人相互利益损害计算的方式平衡双方的权益救济途径和方式,从而达到公平保护各方权益的目的。

     在行为人激情和义愤状态下实施的杀人案中,因为被害人失往了生命,所以被害人的过错与行为人的过错显然是不能相互抵销的,所以有追究行为人杀人行为法律责任的必要。

     但是法律在保护被害人权益的条件下,按照“过错相低”的基本原则,也不应当忽略掉对犯罪者权益的保护。

     在对因激情和义愤实施杀人者入行量刑时,按照“情节较轻”处理合乎基本的“过错相抵”法律原则。

       从社会防卫和功利的角度讲,对因激情或义愤实施杀人者入行量刑时,按照“情节较轻”处理,有利于教导每个社会公民对自己实施的影响或侵害他人利益的行为更加理智地入行权衡。

     考虑到激情或义愤杀人行为属于“情节较轻”的量刑依据,每个人为避免自己成为激情或义愤杀人行为的被害人,会本能地对自己不符合社会道义的行为自觉地内敛,从而更加理智地规定自己行为的边界,绝可能地避免侵害他人事件的行为发生,有利于最大可能地减少社会矛盾和冲突。

     只有每个人在社会中时刻想着避免实施侵害他人正当权益,减少引起他人激情或义愤杀人的因素产生,那么我们整个社会才会更加和谐,才会实现社会自我防卫,主动预防犯罪的社会功利目的。

       总之,我们以为: 对故意杀人者实施酷刑峻法未必是预防犯罪的理想措施。

     正如古人所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相反,对杀人者采取更加符合人道或道义的刑罚,尤其是对符合激情或义愤状态前提下的杀人者实施较为稍微的刑罚,不仅可以实现劝导人们积极“向善”,减少社会矛盾和冲突的目的,而且顺应国际上刑罚朝着更加“科学化”,“轻刑化”和“人性化”方向发铺的大趋势。